滕华涛将执导网剧《新倩女幽魂》 科幻片《上海堡垒》筹备预计至

编辑:凯恩/2018-12-19 12:42

  滕华涛透露,他正在为17年播出的网剧《新倩女幽魂》打磨剧本,还准备拍摄一部关于外星人入侵的科幻片《上海堡垒》。滕华涛坦言,“中国电影不能只有爆笑喜剧片,观众总有一天会看腻的。”

  时光网特稿在如今的电影市场上,票房黑马隔三差五地横空出世,让人几乎忘记了2011年光棍节,横空出世的《失恋33天》带给业界的震惊。当时,导演滕华涛刚从电视剧圈试水拍电影,这部“小清新”爱情片,是那年当之无愧的票房黑马。尝到了甜头的滕华涛,电影作品的产量并不算高,在拍完电影《等风来》后,他又开始迷上了做监制,从《爸爸去哪儿》大电影,到《爱之初体验》、《剩者为王》等等,他甚至还抽空当了《功夫熊猫3》的中方顾问导演。

  从当年执导电视剧《蜗居》、《裸婚时代》开始,在人们的印象中,滕华涛似乎一直以细腻的情感戏见长,其实他的野心远不止于此。最近在接受时光网记者采访时,滕华涛透露,他正在为17年播出的网剧《新倩女幽魂》打磨剧本,还准备拍摄一部科幻题材的电影《上海堡垒》。滕华涛坦言,“中国电影不能只有爆笑喜剧片,观众总有一天会看腻的。”

  5月20日,网易游戏在广州召开2016年度发布会,宣布旗下热门玄幻游戏IP《新倩女幽魂》将改编成一系列的网剧,项目总导演正是滕华涛。在发布会上,滕华涛导演透露:“《新倩女幽魂》目前还在剧本筹划阶段,预计在年底前可以完成剧本。首先和观众见面的将是每季20集的系列网剧,大概会在17年播出。至于《新倩女幽魂》会不会再做成电影,还需要再一边做一边看。”

  据了解,《新倩女幽魂》游戏基于经典故事《聊斋》改编,剧情以人仙魔三族纷争展开,同时交织了宁采臣与聂小倩的十世轮回虐恋。五年以来这款游戏积累了超过1亿的注册玩家,而且女性用户占比高达41%。

  滕华涛表示,“这次和网易游戏合作,也是基于用户和观众这方面的考虑。以我本身来说,如果纯粹做男性视角的玄幻题材影视剧,不是特别有兴趣,但是这个游戏寄托了玩家真挚的情感,在这个游戏中认识并结婚的男女有很多,甚至超过了一些婚恋网站的比例。这个IP还是有比较多的情感因素,那么做这样一个游戏IP改编的网剧,我也会比较擅长。”

  在发布会上,滕华涛曾爆料称,“《新倩女幽魂》的女主角不一定还是聂小倩,网剧改编很有可能抛弃常规的宁采臣聂小倩的故事,将重点聚焦在年轻一代游戏玩家更熟悉的游戏原创角色身上。”记者向滕华涛求证时,他这样解释道,“聂小倩有可能不是电影的主角,但目前我们还在探讨当中,因为还在剧本打磨阶段,都还没有确定。”

  至于在过往影视作品中最欣赏哪位“聂小倩”?滕华涛坦言,最喜欢的还是刘亦菲。“她那个古装的形象一出来,不仅漂亮而且很仙儿,大家会觉得和聂小倩的重合度特别高。”至于《新倩女幽魂》是否会和刘亦菲合作,滕华涛坦言目前主演还没有确定。

  作为一部玄幻世界观下的情感大作,如何平衡玄幻和情感的关系,是导演必须要面临的一大挑战。滕华涛表示,“玄幻还是背景,重点还是希望写情感,但是它还是区别于纯粹的玄幻题材作品。《新倩女幽魂》的网剧剧本,希望会在今年年底做完,网剧应该会在17年播出。希望这部网剧,能再现玩家心中的那个情义江湖。”

  中国电影不能只有爆笑喜剧在网易游戏2016年度发布会上,滕华涛向记者透露了他最近在忙的两件事:一件是筹拍网剧《新倩女幽魂》,另一件是筹备自己的首部科幻电影《上海堡垒》。为了拍好这部科幻片,光是剧本创作他已经花了足足两年的时间,最快可能明年才能开机。这部由同名科幻小说改编的电影《上海堡垒》,2015年就已经出现在广电总局的电影备案公示中了。据剧情梗概显示,“2042年,外星文明突袭地球,上海之战迫在眉睫。少年江洋对女中尉林澜一见倾心,追随她进入上海堡垒,林澜却始终对他若即若离。残酷的战争让江洋逐渐成长,虽然告别了末世初恋,却成为了保卫上海的战斗英雄。”在人们的印象中,滕华涛似乎一直以细腻的情感戏见长,这次为什么要拍一部和外星人有关的科幻电影?滕华涛坦言,“这部电影也不仅仅有科幻的元素,也有不少情感的故事。我觉得自己在《失恋33天》、《等风来》那个阶段关注的人物和主题,都已经讲得差不多了,现在想换个新鲜的题材尝试下,这是一方面原因。”“另一方面原因是,我觉得现在电影产业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。《失恋33天》上映时,内地全年的电影票房才131亿,到现在去年已经是440亿,今年可能有600亿的票房。在这样大的一个市场,一直靠《失恋33天》这样的小清新爱情电影、或者喜剧类的电影,其实是不足以支撑的。”滕华涛对内地电影市场的发展忧心忡忡,在他看来,“在这样大体量的市场下,我们要给观众回馈一些有足够工业制作水准的电影,不能总是用各种喜剧去支撑市场,那样很快就会像香港电影一样,观众看烦了厌倦了后就会想逃离,那时候就晚了。我们要让观众相信,国产片同样有优秀的工业化制作的电影,能让他们在视听方面得到足够的享受。中国科幻电影现状很烂?关键是不肯花时间去做在好莱坞,科幻片是相当成熟的类型片,而在中国,科幻电影似乎处境很尴尬,北京pk10注册!不仅很少有能真正拿得出手的作品,票房成绩也相当寒酸。在一些观众眼中,国产科幻片几乎等同于“粗制滥造”以及“五毛钱特效”。中国科幻现状确实很糟糕,滕华涛也承认这个事实。“因为我们才刚刚开始起步。这种大型的科幻电影,需要准备很长的时间。以《上海堡垒》为例,我已经花了两年时间筹备,现在还是在剧本的打磨阶段,明年才可能开机,在筹备到第五年的时候,这部电影可能才会和观众见面。未来等到电影工业化体系逐渐成熟后,可能会缩短一些制作周期,但是拍科幻片,需要投入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还是挺高的,没有大家想象得这么快。”制作科幻电影的难点到底在哪里?在滕华涛看来,“因为大家都没有做过,我也没有做过。从剧本打磨到实际的成片怎么去实现,技术上的难点有很多。比如我拍《失恋33天》,以我们现有的制作经验可以去操作,但是到了科幻电影,你就是写好了剧本,也可能不知道怎样把文字转化成真正的电影画面,还需要一点点去学习。”提到关于电影成本的问题,滕华涛也有话要说:“缺钱对于中国电影来说,已经不是个特别难的事了。《上海堡垒》是华视影视和华歆影视制作的,还好这两家都不是资本化程度特别高的公司。现在不是说一个电影项目缺钱,而是大家都抢着给你钱,但你要用最快的速度,把片子做出来,把钱挣回来。”滕华涛有天见到《捉妖记》导演许诚毅时,许导讲了这样一个故事,“曾经帮助《捉妖记》做特效的公司Base,最近一年接到了无数片方询问,比如有多少多少投资,能不能把片子做出类似《捉妖记》的效果。但是当这家公司说起这部电影做剧本花了多久,制作又花了多久,一共加起来可能有六七年的时间,大家就都吓跑了。”滕华涛解释道,“因为在资本化程度很高的公司,他们需要快速地变现,很难做到花这么长时间做一个电影。这些公司很难判断电影市场和观众,过了三五年后会怎样。对我来讲,我可能更多地考虑自己的作品是怎样的,所以《上海堡垒》准备的周期就是五年起。期望为了拍出一个让大家喜欢的外星人入侵的科幻片。”